首页 婚恋小说正文

短篇小说:留守夫妻

无论是恋爱还是婚姻,都不要异地,这是我作为一个过来人的忠告。

01

「和你老婆分开那么久,你能忍得了吗?」

梅姐问我时的语气,像嘴里含了蜜一样。她把我挤到沙发一角,香水酒气熏得我口干舌燥。那天我喝多了,在北京打拼了三年,我写的剧本终于要开拍了。梅姐是制片人,开机前,她说请客先庆祝一下,不知怎么就庆祝到她公寓来了。

「梅姐,你说忍什么啊?」

「还能忍什么?」

她甩甩头发,右手搭在我肩膀上,红唇越贴越近。我心想,还没告诉我老婆这个好消息呢!她一直支持我的事业,这下终于做出点成绩给她看了。可是,就给她看这个吗——梅姐的鼻息让我脖颈发痒,手贴着我的胸口缓缓向下……

「不行梅姐,我忍得住!我多运动!我自己没问题的!」我站了起来,语无伦次,不知那句话惹得梅姐咯咯直笑。

「抱歉,不是我……我毕竟已经结婚了。」

02

差一点,我就出轨了。逃离梅姐公寓后,我立马给老婆打电话,电话通了,却无人接听。挂断后本想再拨过去,但刚好有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。

「林先生吗?」说话的人有着浓重的家乡口音。

我说:「对,你哪位啊?」

「我哪位不重要。林先生,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,你老婆黄玲在外头有情人了。」我一时没能理解他简单地说明。「什么?」

「我说,你老婆黄玲给你戴绿帽子了。」

「你**神经病吧?胡说什么呢!」

「林先生你别激动啊,这事可不止我一个人知道,全公司都知道,现在你老婆正在跟人幽会呢?不信你打电话问问。」

没等我再开口,电话就挂了,回拨过去已经关机。这不会是真的!我不停默念着,可还是忍不住给我老婆打了电话。偏偏,电话无人接听。

「嘟……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,请稍后再拨打。嘟……」就这样一直重复着,重复着。

陌生来电在我脑海中催生了龌龊的想象,我打了上百通电话,一直到凌晨,才精疲力竭地睡着,又梦见我老婆像梅姐诱惑我一样,诱惑着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。我被困在窗帘后面,动弹不得,出声不得,只能眼睁睁目睹一切发生,看着两头动物交缠着。

03

我配不上我老婆,人人都这么说。我们是高中同学,大学毕业后,她凭借家里资源和好友赵磊开了家广告公司,而我只是个小公务员,业余写小说挣外快。我挣得钱不及她一个零头,在家里没有话语权,同学常开玩笑说我吃人嘴短。我原本也无所谓,直到她自作主张地拿掉了我们的孩子。被我知道后,她辩解说公司正快速发展,没时间照顾孩子。

「那你为什么不先跟我商量一下呢?」

「跟你商量有用吗?你能同意吗?」她理直气壮地反问道。

可那也是我的孩子啊?她凭什么不声不响地杀死了我的孩子?我和她大吵一架。那时在北京刚好有个工作机会,要是平时,我肯定不会去。可那时正在气头上,便答应了,一去就是三年。

04

起初,异地对我们有好处。距离远了,小吵小闹也就少了,孤独的日子让我们咂摸出对方的好。我每个月回去一次,终于互相谅解,也体会到了所谓的小别胜新婚。可慢慢地,变成一种考验。各自的生活圈里,总有人刺探我们的婚姻状况,他们开玩笑说。

「太可惜了,你这是英年早婚啊!」

「你这么漂亮,你老公怎么舍得跑那么远哦。」

饭局上,他们拿我们开一些暧昧的玩笑,因为远方的伴侣让他们的玩笑增添了戏剧性。

「你和她喝一个嘛,你老婆离那么老远,不会知道的。」

「北京,大城市啊,美女如云,你也放心跟你老公去啊。」

我们遭受着相似的考验,不禁相互怀疑起来。于是频繁打电话查岗,约定每天固定时间视频通话。慢慢发现,视频里再清晰的面孔也是没有温度的,总不能搂着睡觉吧。慢慢发现,其实也没那么多话可以说,我们缺席了彼此的新生活,关于往日的话题飞快清空,嚼成了残渣。

「你最近好像瘦了。」「瘦了吗?没有啊?」「视频里看上去是瘦了。 」

其实,我什么也没看出来,完全是在没话找话,拖延时长。例行公事的视频,考验着我们的演技。再怎么努力去关心对方,关键时刻也总是缺席。家里灯坏了要找人换,我不在。期待许久的电影重映,她不在。生病了也只能一个人去医院,电话那头的安慰毫无分量。话说得再漂亮,也比不过一个切实的拥抱。

猛然发现,我们感情已被距离蛀空了。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我试图挽回,第二天便向梅姐请辞。

「为什么不干了?」

「我想回家了。你说得对,一直两地相隔,总有忍不了的那一天。」梅姐看着我,笑容意味深长。

她说:「那也不差这三个月吧?」合同上要求我跟剧组改剧本,为期三个月,我只能接受。

05

第二天中午,老婆终于回电,我们没说几句就吵了起来。

「……就是手机静音没听到,你要我说几遍?你什么人命关天的大事,打上百个电话!你有病啊?疯了啊?」

她怼得我不敢多问了,想来问也问不出什么来。那个陌生来电不停在我心里作祟,虽然剧组忙得昏天黑地,但一有空,我便翻看老婆的朋友圈,寻找蛛丝马迹。她的朋友圈多数是出差时和客户的活动合影,没有一点线索。后来我又从网上知道,只要有身份证就能查到开房记录。我在网上四处找,花了不少冤枉钱,终于拿到老婆的开房记录。都是她出差时住酒店的记录,和她朋友圈发的都能对上,也证明不了什么。

06

我当时真的疯了,越查越上头,忍不住给赵磊打电话求助。从高中起,他就是我和我老婆的好朋友,也是我老婆的合伙人。

「你疯了吧!你怀疑你黄玲出轨,你听谁说的?」他在电话里嚷嚷起来,让我有些不好意思。

「你就帮我盯一盯,看看有没有哪里不对劲?」

「林秩,我看你最不对劲!」

「你就帮我留意一下好吧。」

「你们的事,我可不管。」赵磊拒绝了,可过了几天,他突然来电说已经把公司里有嫌疑的男员工都开掉了。

我说:「不至于这样吧!」

「就说你怎么能放心,兄弟我就怎么办,好吧!」赵磊是这样的,他从小家境优渥,待人粗心大意,但对我一直很够义气,我很信赖他。

我和他聊了很久,他一直安慰我,让我安心工作。

我说:「这样异地下去,我和黄玲一定会出问题的,我已经想好要回去了。」

「那怎么行呢?男人,事业才要紧,你现在好不容易起个头,说回来就回来了?说放弃就放弃了?你的理想抱负呢?」

「不是,赵磊,我没什么抱负,我现在就害怕失去黄玲。」

「有什么好害怕的啊?黄玲什么人我不清楚吗?她一心都在工作上,哪有空搞三搞四的。你不能因为自己不自信,就随便冤枉人家啊。你说你现在像什么样子,一天天婆婆妈妈,东查西查,一个晚上打上百个电话……这样搞,谁能受得了啊?」我被他说得羞愧难当,可脑海中一根弦突然绷紧……

07

我无心工作了。脑海中出现的一个猜想让我如坠冰谷,我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。都是怪那通陌生的来电。

忽然想到,那个打来电话的家伙一定是妻子的员工,我想起来他说过:「这事可不止我一个人知道,全公司都知道」我找到电话,给他们一一打了过去,然而没有一个人的口音对得上。转念又想,这个人之所以给我打电话,一定是非常恨我老婆,没准他已经被开除了呢?我一打听,那段时间果然有一个人被开除了,他叫李小勇。找到他,就不用在这里纠结猜的是真是假了。

08

我请了假,悄悄回到玉溪,找到了李小勇。我冲他按了按喇叭,他看见我,慌慌张张地喊了林先生。

「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吧,上车,否则我撞死你。」

他和我年纪相仿,瘦得大眼珠子凸出,活像只惊惶的松鼠。

「你电话里说的,都是真的?」我边开车边问他。

「真的,不信您自己可以查。」

「确定不是你被开除了,故意找我老婆麻烦?」

「不是这样的……对,我也想报复他们。但是,跟您比起来,我这点事都不算什么,您还不知道吧,你老婆的情人……」

我一脚刹车,把车停在了路边。

「是赵磊对吗?」

「你怎么知道。」

「我猜的,你有证据吗?」

「没有,但公司好多人都知道,半年前就传起来了。有次公司团建,好几个人都看到赵总凌晨三点多从黄总房间出来的。」

「你亲眼看见了?」

「那次没有,可上次,就是我给您打电话那天,我看到赵总去您家了。我们公司的广告画面出了问题被撤下来,黄总赵总要我来赔偿,我一做设计的,哪赔得起啊?那天本来是去找黄总求情的,结果就看到赵总的车!」

我的手已经抖得握不住方向盘了……

「你带烟了吗?」我戒烟很久了,忽然很想抽一根。

09

那次,赵磊说漏嘴了,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我打过一百多通电话的事。我开始怀疑他,便弄了一个微信小号加他,假装成卖茶叶的女孩。结果发现赵磊竟然对我的微信大号屏蔽了一些朋友圈照片,奇怪的是,这些照片根本就没什么好屏蔽的,不过是一些和客户开会的合照。

我再次拿出老婆的开房记录,一比对,顿时明白了——老婆有几次去县城出差,却没有当地的开房记录。我没当回事,以为是她当天就回玉溪了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因为赵磊向我屏蔽的朋友圈,说明那几次出差,他也去了。

妈的,他们只开了一间房。我始终不愿意相信自己猜对了,在车里连着抽了许多根烟。

10

在家里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守了三天,我终于看到了赵磊的车。赵磊上楼大约二十分钟后,我才上楼。轻轻开门进去,我只隐约听到了叫声,之后每一步,声音便清晰一点,是黄玲淫荡的叫床声。我恨得咬牙切齿,折回厨房抽出一把刀冲进了卧室。

眼前,梦中的情景重演!黄玲从赵磊身上跳下来,慌张裹上毯子,她穿着粉色内衣,戴着兔女郎发箍。赵磊一丝不挂,急忙拽过睡袍盖上,那是我的睡袍。

「你们……」

我头晕目眩,猛烈地抽着气。赵磊缩在墙角大喊:「林秩,先把刀放下好吧!」

「可以放下!」我吼了起来,「你们先说说,你们刚才在干吗,说,你们他妈的是在通奸,恶心!下贱!」

赵磊闭嘴了,看着我老婆。老婆盯着我说:「对,我们是通奸了,行了吧?满意了吗?你拿刀是要杀了我吗?你敢吗林秩……」

刀在我手上抖动,黄玲的样子让我觉得狰狞恐怖。我的声音在颤抖:「黄玲,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」

「为什么……你觉得我们还像夫妻吗?是你非要去北京的,这三年来,我需要你的时候,你在哪呢?现在突然出现,还拿刀指着我。林秩,我们本来就是有名无实了,我跟谁好,是我的自由。」

她就是这样的人,永远不会错,永远是别人的错。

「我已经决定要回来了,你为什么不能再等一等呢?我们还没离婚啊,你怎么可以背叛我?」

「那现在就离吧!离婚吧!」她绝情地说,依旧理直气壮,面不改色。哪怕穿着粉色内衣,哪怕戴着兔女郎发箍。那一刻,我起了杀心,整个房间旋转了起来,我攥紧刀想要冲过去,却无法动弹,就像在那个梦中一样。

眩晕中,我看到了床头柜上有个东西在闪闪发光。我木然地走向床头柜,赵磊吓得缩成团,他语无伦次,大声喊着我的名字。

我所有的注意力,都在那枚闪光的婚戒上。当初,为了给黄玲戴上这只昂贵的戒指,我拼了命的写稿。现在,就在她要和别的男人翻云覆雨之前,还记得把它摘下来,我笑出声来,像哭泣的小丑一样笑出声来!我拿起那枚婚戒,离开了那里。

11

事情已经发生,已经无法挽回。我开着车,哭得一塌糊涂。漫无目的开着,路高高低低,宽宽窄窄。浓雾中的环山公路像梦魇场面朝我涌来。事情已经发生了,已经无法挽回了。手心紧攥着那枚婚戒,心想,如果我出车祸死了,黄玲会不会表现出一点愧疚呢?

一辆车子呼啸而来,我猛拐方向盘,车子冲向了护栏……

12

医生说我很幸运,只有几处擦伤和轻微的脑震荡。在病床醒来时,陪在我身边的只有县城赶来的父母。忽然发现,在这座小城里,我是多么无依无靠。

可我妈看着我,竟然一脸的怒气。

她突然说:「林秩,你说,你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黄玲的事,她要跟你离婚?」

「我没有对不起她啊!」

「还说没有,她的律师都说了,说你在外面有别的女人。」

「我没有啊!我没出轨,是她出轨了。」

我妈扭过头不理我,显然觉得我在狡辩,过了一会儿,她又说:「我就说不让你去北京,你们这样两地分开,迟早要出问题的。你就是不听,外面好玩是吧?人家黄玲多好呀!你倒想想你能配得上人家吗?」我一时百口莫辩,我是在外面玩吗?我是在努力工作啊!此前,为了不让我妈生气,没告诉她黄玲拿掉孩子的事情,在她眼里,黄玲是个完美的媳妇。

这时,一直在门外的律师走了进来,把一份离婚协议交给了我。我一看这离婚协议,傻眼了,他们把离婚原因写成了情感不和长期两地分居三年,早已经不再履行夫妻之间的权利和义务。

她的律师告诉我,法律上,分居两年情感不和,法院一般也会判定离婚的,就算我不签也没用。异地的头两年,我们的感情明明还可以啊!明明是她出轨,现在却全都成了我的责任!

再往后看,她把房子、车都算作婚前财产,虽然我们家出的钱是少,可那是我爸妈一辈子的积蓄啊,的确房产证上是她的名字,我后悔当初怎么没有多留个心眼。另外,她的存款也被她用来买了大宗保险,与我无关了。

也就是说,我基本上得净身出户了。高明啊!我没想到,黄玲已经把一切都算清楚了。狗屁协议,狗屁!离婚协议被我揉成一团,砸到地上。她的律师捡起来,冷冰冰地说:「林先生,您要是不接受协议离婚和法院调解,那我们会提起诉讼的,到时候就由不得您了。」

他离开后,我才想到,自己根本就没有妻子出轨的证据。我输了!无论哪方面都是。那时,暗暗发誓:「想要这样拍拍屁股走人,门都没有!黄玲,就算死,我也要把你拖下水!」

我先回到了北京,头上缠着绷带工作到杀青,终于拿到剧本尾款。我拿着这笔钱,去寻求梅姐的帮助,请他帮我找几个不知名的演员。她听完整个来龙去脉,突然说:「所以你现在是自由身咯!」

又一次的,我被挤到了沙发一角,又一次的,她的红唇贴了上来。她说:「现在这样的话,我们可以互相帮助的吧!」

我咬紧牙关,站了起来。「梅姐,非要这样的话,就算了吧。我妻子是背叛了我,不过法律上,我们仍然是夫妻。如果我现在做了对不起她的事,那我和她就没什么区别了。」

说罢我便要走,却被她叫住。「这么开不起玩笑吗?我知道你在想什么?也知道别人在背后怎么议论我,说我是一路睡出来的,还说我是从前夫那里分到钱才起家的对吧?对,那是因为我抓到他出轨了,我最恨出轨的人。林秩,你是个体面人……我会帮你的。」

几天后,我和梅姐带着几个演员来到玉溪。我雇他们来,演一出戏。

13

「你不是想报复黄玲和赵磊吗?那就帮我做一件事。这两万是你的酬劳。」我先找到了李小勇,在饭店包厢里,把钱推到了他眼前。

「林先生,赵磊可不好对付啊,你真的有办法?」

「他和我妻子的广告公司之前不是因为触犯了广告法,撤过广告吗?他能犯一次就能犯第二次。你帮我介绍个大客户给你原来的同事,后面的事,就不用你管了。」

李小勇一脸为难。他说:「您是想用假客户骗他们上广告,可是,就算骗他们上了广告又撤了,他们也损失不了多少钱。」

「如果所有广告位的租期是三年,广告费一共六百万,你觉得赵磊会让广告撤下来吗?他自以为手眼通天,我了解他,知道他会怎么办。」

李小勇恍然,兴奋起来。「林先生,只要能收拾他,不要钱也干。他现在搞得我工作都找不到。」

「钱你收下,就当你给我的那包烟钱了。」在李小勇的帮助下,梅姐带着两个演员去了妻子和赵磊的公司,成了他们的客户。

她以注册好的医美公司的名义,向赵磊租用广告位,并希望对方提供广告设计服务。实际上,医美广告是需要备案的,而这家医美公司没有备案。梅姐对赵磊说备案正在走,但不影响先把广告打出去,并当场支付了定金。

赵磊说:「没问题,备案手续迟早能走完。一般来说,这广告上了,没人举报工商管理局就不会查。就算查了,别的地方不好说,在玉溪,我也有办法解决。」

梅姐说:「年轻有为啊赵总!」当梅姐向我转述这些事时,我知道鱼儿上钩了,赵磊啊赵磊,你迟早要为你的粗心大意付出代价。

梅姐带人继续对接赵磊公司的广告文案,提的要求自然处处不合广告法,不过全是口头要求,并没留下证据。与此同时,我回到家里,去钓另一条鱼。

14

回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认错。这些年,我认的错太多了,异常熟练。

「我错了,都怪我三年前赌气去了北京,不然这些事都不会发生。我还是爱你的,那天我不该拿刀吓你们……说白了,是我不信任你,不然也不会偷偷摸摸从北京跑回来……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。」

可不论我怎么低声下气,黄玲就是坚持离婚。我得争取时间……第二天,我爸妈特意从县城上来看我,是我让他们来的,本来想让黄玲看在老人情面上松松口。没想到黄玲却借机撒泼来了。

我妈特意给她做了猪肚汤,她当着我妈的面嫌脏,说没洗干净,一挥手摔到地上碎了一地。我妈拿拖把拖地,她竟然故意撞上去,我妈摔倒在碎片中。

那可是一地碎瓷器啊!

「妈,你没事吧。」我赶紧跑去扶起我妈,看见我妈的手掌在流血。

女人狠毒起来,蛇蝎都不算什么。我发觉自己的牙关格格作响,可我必须忍耐,黄玲,你欠我的,来日一定要你十倍偿还。给我妈处理完伤口后,我走进黄玲的房间,对她说:「黄玲,我答应你离婚。但你有气冲我来,不要冲我父母好吗?离婚这件事,我爸妈一时很难接受,你能给我点时间,我好安抚他们吗?」

「我没时间给你!」

「过年之后我就告诉他们,求你了,我就想让我爸妈安心过个年。也就一个多月了,求你了。」我蹲下,乞求着正在描眉画目的黄玲。

她鄙夷地瞥了我一眼:「行吧,但我明天不想在家里看到你爸妈。」 第二天,我开车送爸妈回老家,他们应该察觉到黄玲的异常,一直沉默不语。我看看后视镜说:「妈,你相信我,我没有错,是黄玲出轨了,我已经决定和她离婚的。她这样拿您当出气筒,我受不了。」

「有什么受不了的,妈都受得了你有什么,黄玲以前可不是这样的,一定是你惹她生气了。我跟你说,这婚,绝对不能离。」

「妈!人是会变的,你以前觉得黄玲哪哪都好,不代表她现在也是。」我的声音有点大了,我妈也犟,越这样越跟我对着来。

「这婚你不准离,你也不小了,上哪再找一个黄玲这样好的。」

「妈!」

「别叫我。」

我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我爸,使眼色让他帮我说说话,可我爸只是在那里用手抚了抚我妈的肩。一路无话,就在这样的僵持中,我送他们到了老家后就离开了。开出去一小段后,我爸突然打来电话。

「林秩啊?」

「爸?怎么了?」

「啊……怎么说呢,你妈这个人,嘴硬心软。她刚刚对我说了,只要你没对不起黄玲,想要离婚就离吧。不管你做什么决定,你妈跟我都支持你。」风从车窗灌进来,我感觉整个人都舒展开了。

15

黄玲上当了,她以为我是为了爸妈才示弱,对我放松了警惕,让我暂时住在家里。我睡在客卧,她常常堂而皇之地夜不归宿,也不隐瞒是去见赵磊了。一周后,她吃饭时,不时干呕起来……

「你不会是有孩子了吧?」

我百感交集的问她,看出她的忧虑,她冲我摇了摇头。吃完晚饭,我下了趟楼带上来两盒验孕棒放在了餐桌上。第二天一早,餐桌上的验孕棒不见了。黄玲从厕所出来,脸色大变。

「怎么了?」

「没事。」

「真的怀上了?赵磊的?」

「这不关你的事。」

我埋下头,一直睁大眼睛盯着一处,再抬头看她时,眼里已含着泪水。这是那些演员教我的。

「我希望你们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,你已经拿掉过一个孩子了,再流产的话,对你身体不好。赵磊会是个好爸爸的。」

黄玲看着我,有点诧异,我上前轻轻抱了她一下,她并没有抗拒。我在用全身的力气憋住笑。其实黄玲根本没有怀孕,我悄悄在早餐里放了催吐的药,验孕棒是我提前准备好的,动过手脚。我很清楚,赵磊还没玩够,根本不想当爸爸。

16

第二天,黄玲从公司回来,见到东西就乱踢乱砸。发泄完以后,她呆坐在沙发上,眼睛瞪得大大的,要吃人一样。我拿出扫帚收拾起来,问她:「怎么了?」

「王八蛋赵磊,王八蛋!」

「赵磊他不想要这个孩子?要不,我去和他谈谈,我们毕竟是朋友。」

黄玲扭头盯着我,说:「林秩,你知道我为什么看不起你吗?因为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烂好人。你觉得赵磊当你是朋友吗?」我心里暗笑,这我还不知道吗?

她想了想,继续说:「你要真想帮我,我问你,你愿意做我肚子里孩子的爸爸吗?这次,我想生下来……」

我不知道她哪来的脸,竟然敢提出这样的要求。

「我做不到黄玲,你和赵磊是合伙人,孩子生下来,迟早会出麻烦的。现在医疗这么发达,趁早拿掉的话,伤害或许小一点呢!」

她像是缺氧一样狠狠吸气,居然委屈起来。「这是我的孩子啊!」

她带着哭腔说,喂!当初你拿掉我的孩子时可不是这样啊!在这里装什么委屈啊!「我陪你去医院吧,人多嘴杂,我有朋友知道一家高级私人诊所,我带你去那里吧。」我把破碎的碗碟倒进垃圾桶,捡起碎片时,一小块瓷器划伤了我的指腹。手指在抖动,我用全身的力气压抑着怒火,指腹的血,让我觉得无比痛快!

17

我陪黄玲去了那家高级私人诊所。排队等了很久,推门进去,那个穿白大褂的医生非常年轻帅气,像年轻时的吴彦祖。他给黄玲做了彩超,黄玲躺在那里,一直盯着他看。这医生很专业,也很温柔,笑容如早春暖阳。黄玲不时朝他露出挑逗的微笑,就好像我不存在一样。年轻医生尴尬地朝我笑了笑,继续着他的工作,一个演员的工作。

当天晚上,黄玲便做了手术,流掉了那个不存在的孩子。术后,我借故离开,给医生和黄玲独自相处的时间。

18

不久后,玉溪的公交站、商业大楼的电子屏、电梯里的 LED 屏,几乎处处都贴满了一家医美公司的广告。与此同时,黄玲的妆容越发年轻起来,她改变了穿衣的风格,学习新潮的 rap,沉浸在一种少女恋爱一般的幸福之中。

这一切,都在我的计划中!临近过年,我给工商管理局打了一通电话,举报了不合法的医美广告。

19

「备案还在走啊!赵总,您不是说这些广告上去没有问题的嘛?广告文案什么的都你们公司设计的,如果广告撤下来了,按照合同,后续的费用我们可不付的。」赵磊接到工商管理局的整改通知后,立马请梅姐去商谈,梅姐一句话就把责任都推出去了。

赵磊说:「不会有那么大的麻烦的,你这边备案要是过了,事情就好处理嘛。」

「备案什么时候过,我可不知道。你当初不是说好了,就算没有备案,也没问题的吗?」

「哈哈,是是是,不过可能得欠点人情,花点钱。」

「我就说,赵总这点事能摆平不了吗?你请客,该花的钱我一分不少出。」

赵磊组了饭局,酒足饭饱之后,请人通融。梅姐在饭局上把那些男人迷得五迷三道!赵磊送礼的整个过程,都被梅姐录了音。

20

年关终于到了,古语有说年关难过,今天就看是谁难过了。妻子和赵磊公司的年会,请了玉溪许多有头有脸的人,还有他们的客户。如我所希望,我的岳父岳母也来了,我忙上去问好,可他们的回应还是如往常一样懒洋洋的。

他们一直就看不上我这个女婿。几场员工抽奖和客户抽奖炒热了气氛!

宴会厅里,溜须拍马的、装腔作势的、哗众取宠的一个不少,我悄悄向坐在客户那桌的梅姐致意。这时,喝了一点酒的赵磊突然借着酒劲请我出去抽烟。

「黄玲都告诉我了,你答应和她分开,兄弟,我对不住你,以后你需要什么我帮忙的尽管开口。你能原谅我嘛?」

「别说了,我既然能原谅黄玲,自然也能原谅你!」

「大气!孩子的事你知道吧,黄玲他爸要是知道,一定饶不过我。你可别往外说啊!」

「我知道,不会的,我们是朋友嘛!」我咬着牙说。

抽完烟,赵磊走上小舞台,开始总结过去展望未来。就在他感谢合作伙伴的时候,梅姐假装接到电话,走上舞台跟赵磊一通耳语。赵磊愣了一下,急忙说:「梅姐,等下再说,好吧?」

「什么等下再说,现在广告全撤下来了,你找的那个人也被抓了,还说我们行贿。这事,你得处理啊!」

赵磊愣住了,拉着梅姐往外走,梅姐甩开他,大声嚷道:「你这什么公司,话都说得特别漂亮,事情却一件也办不好,我现在就要跟你们终止合作。」梅姐的下属们纷纷起身,跟着梅姐离开了宴会厅。

我在门口站着,梅姐路过时,冲我眨了眨眼睛。演得漂亮啊,接下来,该我出场了。

「误会啊,一场误会,大家继续吃……」赵磊努力维持局面,这时,我走到连接演播屏的电脑边,插上 U 盘,播放了一段音频。

那是黄玲误以为自己怀孕后,我偷偷放进黄玲包里的录音笔录到的对话。音响发出一声刺耳的轰鸣,大家顿时安静了,接着赵磊和黄玲的对话充斥着整个宴会厅。

「你说什么?你怀上我的孩子了,怎么会呢?我不是让你吃避孕药了嘛?」

「吃避孕药也不是百分百管用的,你要是肯带套,就没这事。反正现在孩子有了,我和林秩也要离婚了,你说吧,我们结婚可以吗?」

「你想什么呢!我们结婚,现在公司就不少闲言碎语了,再传出去!」

「你以为他们现在就不知道吗?」

一时间,整个宴会厅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。

「早就听说赵总和黄总搞在一起了」

「有一次,我回公司拿东西,撞见他们在会议室……」

「别说了别说了,黄总的老公在那呢!」

赵磊急忙去关电脑,我上前一步,一拳打在他脸上。

「赵磊,我**当你是朋友,你居然搞我老婆。」

赵磊没反应过来,我一拳接一拳地落在他脸上,看着他皮开肉绽。这时,一帮人冲上来把我拉开——赵磊疑惑地看着我,嘴里不停念叨说:「你明明已经知道的,你搞我?王八蛋你搞我!」

客人们看着这狗血的一幕,围了上来。我分明看到一些人悄悄拿出了手机偷拍。一回头,黄玲整个人定在那里,身边就是他的父母。岳父的表情分明写着,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!眼看岳母要拽着他离开,我急忙冲过去拉住老人家的腿,哭喊起来。

「对不起啊,岳父,都怪我没用。要不是我去北京,黄玲和赵磊也不会背着我搞这些事情……我真的没有,岳父你得替我管管黄玲啊!」

岳父用力想摆脱我,难堪地脸上冒汗,突然呼吸困难。

「椅子,给我椅子!」

岳母急忙拉过一张椅子让他坐下,他喘不过气,感觉马上就要昏厥了。我仍旧不依不饶地抱住他的大腿,抹着眼泪。黄玲冲过来把我拉开了,指着我说。

「你设计我!林秩,你设计我?」

「黄玲,我做错什么了你要这样对我。」

周围的人看着黄玲,举着手机拍下来……这一幕,已经足够让她名誉扫地了。可她突然笑了起来,说:「林秩,你想搞得我什么都没有是吗?大不了我什么都不要好了。」说着,黄玲转身跑了出去。我追出去,在没人发现的地方擦掉了眼泪,用洋葱催泪可真管用。我整理了一下仪表,随后掏出手机等待着。

21

电话铃声响起,我挂掉了,紧接着,黄玲发来的短信。

「你在那里,我需要你!」

我回她:「现在在忙,你到花儿咖啡馆等我吧!我一会儿就到。」我手里拿着的,是那个帅气的医生的手机。

22

「你怎么会在这?」

黄玲冲进咖啡馆,再度看见我的时候,我清楚地看见她脸上的光彩消失了。

「你是来找那个医生吧?他现在在回北京的飞机上吧……」

「你认识他?」

「当然,他是我雇来的。对了,他还给你留了几句话。」

我掏出自己的手机,播放了一段山东吴彦祖发给我的语音,和他演戏时不同,他平时说话带着青岛口音。

「林编,这女的也太好骗了吧,我夸她几句,她都当真了。还以为自己美若天仙,是年轻小姑娘呢?你真的要我和她发生关系吗?我可不愿意,我山东吴彦祖也是有洁癖的好吗?」

黄玲:「林秩,你什么意思?」

我说:「你还没明白吗?这个……你以为找到真爱了?黄玲啊黄玲,你怎么这么幼稚。」

黄玲:「假的?」

我说:「对,怀孕、流产这些都是假的。」

黄玲有些恍惚,坐在了我对面:「不可能,我不信。」

我说:「你当然不信,黄玲,我知道,你只相信自己愿意信的,你相信自己还很年轻漂亮,其实你已经人老珠黄了。你相信自己很有能力才把公司打理的那么好,其实你不过是仗着家里关系和资源才把公司做大的。你相信自己高人一等,你相信我林秩,只是个一无是处的凤凰男……可这些都是假的。」

黄玲:「不可能,我没有错。」

我说:「算了,对错不重要,这是离婚协议,你签吧。我要得不少,但那是你欠我的。不愿意的话就打官司吧,那个山东吴彦祖的癖好,你也知道,就是喜欢拍点东西。」

我暗示她,我手上有她出轨的视频,随后留下了一份离婚协议。

「签好了寄给我吧!」

我说着,起身离开。走过黄玲身边时,她突然抓住了我的手。

「你就这么恨我吗?这样处心积虑。」

「从现在起,我已经不恨你了。这次跟组改剧本,和以前一样,我用了你名字。」

她有些纳闷,从高中起,我就总是用她名字按在我故事的女主角身上。

她说:「现在,你是把我的名字用在十恶不赦的女人身上了吧!」

我笑了:「那倒也不至于。」

她问:「那是什么?」

「只是开场的路人而已,现在,对我来说,你只是个路人了。」

「你不能怪我,是你非要去北京,事情才会变成这样的。」

「别拿这事骗自己了。对一些人来说,距离是考验,而对另一些人来说,距离不过是出轨的借口。你是后一种人,改不了的……我刚才说不恨你,是假的,黄玲,我诅咒你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!」

我甩开她的手,端起咖啡泼在她脸上,她惊愕地看着我。

我继续向前走,背后传来她的啜泣声,听起来是那样美妙!

23

几天后,赵磊因为行贿罪被刑拘,这事让他颜面扫地,公司也被吊销了执照。黄玲签了离婚协议,依照协议,我得到了一大笔钱,离开了那座城市。

我用那笔钱,勉强的在京郊付了房子的首付,把父母接了过来。在梅姐的帮助下,我继续在北京从事编剧工作,日子过得还算可以。

不过,这么长时间我也没有遇到适合的人,有过一次婚姻的男人,多少会让人介意。可我并不后悔第一段婚姻,至今仍旧让我感到庆幸的是,出轨的那个人不是我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
花姣交友:定向交友平台,包养,求包养,找包养网站。

评论

随机文章

  • 女性的择偶年龄段比男性更短,青春期更短暂
  • 论健身教练与富婆的包养
  • 女人出轨后,一般怎么欺骗老公?
  • 8年闹心的婚姻终于离了
  • 女人到中年以后,生理需求会比男人更强烈吗?
  • 和老公分房睡了两年,生活寡淡如水互无激情
  • 女人嫁给任何男人都会后悔
  • 为什么千万别远嫁
  • 贫贱夫妻百事哀
  • 你明明知道女人喜欢甜言蜜语,你为什么不说呢?
  • 男人心中若是没你,又岂是一张膜能留住的?
  • 已婚男人为什么喜欢聊骚?
  • 50岁有特别亲密的异性朋友,合适吗?
  • 羞羞的小问题:女性私密处的毛毛该不该刮掉?
  • 为什么婚外女人非得要嫁已婚男人?
  • 女人三十狼四十虎,需要从男人那里找原因
  • 一直劝大家,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离婚
  • 恋爱中的博弈:主动者才有选择权
  • 物质和情感,在婚姻中哪个比较重要?
  • 异地夫妻的忧虑
  • 让我来告诉你幸福是什么
  • 短篇小说:爱有天意
  • 40岁女人再婚感悟:到底有多难?
  • 我对婚姻的感悟大家说-2
  • 关于“出轨”之我见
  • 生活中做到这4点,让老公对你神魂颠倒
  • 男人婚外情高发的3大场合,看你的伴侣踩坑没有?
  • 遇见却无法预见
  • 美女求职记
  • 长篇小说:《与美女护士同居》
  • 为什么女人到40岁就没人追了?
  • 当代年轻人“性爱实录”:爱还在,性没了
  • 8年长途跋涉终于结果
  • 为什么很多婚姻都毁在了生完孩子后?
  • 和老公冷战半年,还有希望吗?
  • 毕业后,从此天涯陌路
  • 为什么男人变心了,还愿意和妻子睡在一起?
  • 我和大龄暗恋对象发生关系了,下一步有点迷惘
  • 男人玩婚外情都会经历7个阶段
  • 35岁女人净身出户,复婚我要同意吗?
  • 同桌的TA
  • 与婆婆矛盾很难相处
  • 为什么不把琐碎的家务分一半给男人?
  • 小棉袄嫁人
  • 导致中年婚姻生活出问题的4个罪魁祸首
  • 婚姻中这3个问题必须搞明白
  • 记录青春的迷茫:窘迫和重生
  • 异地夫妻离婚的痛
  • 女人50岁以后,婚姻遭遇“说不出的痛”,该不该将就和忍?
  • 大学爱情该是什么样的?